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燕玲名师工作室

学名师 做名师

 
 
 

日志

 
 

读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琐感  

2014-09-30 21:23:52|  分类: 书香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琐感读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琐感 - adminywgzs - 陈燕玲名师工作室 
 陈黎雅

非常艰难地“啃”下了王荣生的《语文科课程论基础》,囫囵吞枣,却也感慨良多。

一点感触——痛苦并快乐着

久闻王荣生教授的大名,知道他的文章高深莫测,所以惰性、畏难情绪让自己从不曾想过要去阅读。而今,为了完成作业,硬着头皮,翻开书本,埋头苦读,却忍不住感慨:“噫吁嚱,危乎高哉!”艰深的术语,专业的理论,一开始就让我陷入迷魂阵,看得我头晕目眩。我不得不一改以往看书的悠闲自在、从容不迫,正襟危坐、逐字逐句地看,甚至读出声来。纵使这样,依然有不少的句子全然不知所云,只有读接下来的“也就是说”,才大约明白。所幸,“也就是说”出现的频率不少,大约王教授也体谅我等没啥理论基础的人听明白用心良苦啊。直到第二章,出现了“思想性”“工具性”等词,才渐渐有了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仿佛《桃花源记》中所说的“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越往后,看得越顺,共鸣多,感悟多,启示与反思也多。取法乎上,高屋建瓴的理论引领我站在一个从未企及的高度,审视从未见过的景致,思想从未涉及的领域。虽然,我知道,自己的思考或许依旧很浅薄,但于我个人而言,已然是一种进步!

《语文科课程论基础》深入探讨了语文教育研究中的许多前沿课题,许多问题在教学中尽管存在,但从没有将它们加以认真思考和进行理论上的探究。跟随王荣生教授的笔触,越发地让我感受到中国语文教育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我平时见怪不怪的,我也越来越觉得自己课堂教学的反思已刻不容缓,王教授的教育思想将会带给我更多的思考和启示。 

一点领悟——拨开云雾见月明

《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给我的最深感受是创见叠出。虽然由于学识水平的限制,很多地方没有完全读明白,但是单就其中的一部分已经给了我很大的启示。他提出的不仅是当前语文教学中的热点问题,而且往往积聚着人们认识上的偏颇和实践上的失当。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已形成习惯甚至奉为圭臬的教学模式。

如第二章第二节中,王教授他认为“思想性”、“人文性”、“工具性”的框架“德育、智育、美育”的框架,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从语文课程与教学的角度(测试的角度可能要另当别论),都导致对语文课程与教学目标的人为分裂。“态度、知识、技能等类型的框架,从我们的语文研究者许多文章的论述看,也埋伏着人为分裂的危机。也正是因为认识到导致人为分裂的可能性,所以新的《标准》研制,最终‘放弃了’分别以‘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过程和方法’‘知识和能力’呈现语文课程目标的方式,而将三个维度融为一体。”这段话的最后一句给了我当头一棒,因为长久以来,我们教学目标的设定正是分开来设定的,并且很多所谓的“专家”也是对我们这么指导,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怪圈中默默地前行着,岂不怪哉!今天能有幸看到王荣生的这段话真的让我茅塞顿开,如沐春风。是啊,没有理论的阐释,我怎么能认识到这么大的错误呢!没有理论的指挥,我们只能徘徊于教育的门外,要想从根源上认识教育的实质,没有理论支撑是不行的,这也让我认识到学习理论的重要性。  

再如第四章中王教授主要又分析了“整体感知”在语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王荣生指出:“由于未能及时地研制出‘分析’的替换性方法和工具,更由于舆论的强音是根本上就抵触分析,因而造成的结果实际地掏空了阅读教学原来程序中的‘分’,‘整——分——整’很大程度上变成了‘整——整——整’。表现在教学方法,‘分析’则被以‘诵读’为主干的‘感知’所替换。”王教授无疑说到了问题的关键。正是由于不知道怎样分析,很多教师出现了这样的困惑:在阅读教学中,是否全部的课程都要“整体感知(把握)”?“整体感知(把握)”是否感知整体——整篇课文?使学生“整体感知”的教学,是否一改要用诵读(朗读、背诵)?“整体感知”是否等于学生自己的感知、把握?这些问题,无疑是我们教学中要长期面对的问题。也正是针对这样的问题,王荣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第一,不是全部的课文都必须“整体感知(把握)”。第二,“整体感知(把握)”不等于感知、把握整篇课文,它与段、句、字词的关注不但没有冲突,相反主要体现在对段、句、字、词的关注,除非那些字词是“非关紧要’的。这两条结论文字,尤其是第二条可以说是字字千钧。熟悉语文教学的人都知道,有一段时间“整体阅读”风靡教坛。作为一种教学方法,“整体阅读”对于克服支离破碎、肢解课文式教学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哪些课文适合“整体阅读”,尤其是怎样进行“整体阅读”。“整体阅读”和“局部剖析”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不仅在理论上一直缺少准确的阐释,而且在教学实践中往往出现误读或误导。于是,在很多课堂上,语言的体悟没有了,语意的揣摩不见了,细节的玩味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些大而化之笼而统之的感悟,还美其名曰“整体感知”。 其实,失去了那些精彩的局部体悟、诵读。语文的“味”往往也就丧失了,蕴涵在语言深层的文化意味当然也就没有了。这是对“整体阅读”的“误读”。

在“语文教学实践中的‘取向’变异”论述中,王教授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从2000年3月年我国颁布的新的语文教学大纲的主导取向来看,我国语文教学中的阅读取向,一直倾向于养成学生“鉴赏者”的阅读姿态、阅读方式。但是,在教学大纲向教材、教学下移的过程中,往往把大纲倡导的“鉴赏者”取向有意无意地改造成了“作业者”取向。最终,一种十分特殊的阅读取向被铸造:我们以往的阅读教学,所采纳的是语文教师所特有的一种备课式的“阅读”取向,学生在学习中采用的是为了去“讲课文”的那种阅读姿态、阅读方式,学生一直被培养的,是围绕着“思考与练习”的“分析课文”的能力。我们的语文教学在培养某一种“阅读能力”,而且也的确培养起来了。但那种“能力”,却是我们不想要的、学生不必要的、社会不认可的。北大一位著名的教授曾举过一个例子:他所接触的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拿到小说问的第一句话往往是“老师,这篇小说的‘主题’(中心思想)是什么?”那位教授说,捧起一篇小说,不是用自己的心区触摸它、去感受它,而是习惯性去“概括”,往往还是套用某种现成的公式去“概括”所谓的“主题”,“那么这种人已经与文学无缘了”。显然,这种“已经与文学无缘”的“阅读能力”,是我们中小学阅读教学一直在培养的,大量的事实证明,我们也的确把学生培养起来了,尽管到了大学,文学老师要花十二分的力气将它“统统磨掉”。这是怎样的悲哀和错误!

                                     一点疑惑——语文“杂货铺”里不准卖“杂货” ?
       王荣生先生指出:……“用什么去教”的教材内容,是“教什么”的课程内容的体现、反映,它必须与课程内容内在地保持一致;教材内容的变化,主要是缘课程内容而变而化。他在书中分析了这样一个课例:有一位著名的特级教师(从注解可以知道,这位教师是魏书生先生)的一堂《统筹方法》的观摩课。1.让学生不看文章,“独立思考”什么叫统筹方法。2.翻书找答案,要求学生“在一分钟内记住”这个概念。3.齐读文章中“统筹方法”的定义。4.让学生“推荐”男女生各一位,到黑板上进该定义的“默写比赛”。5.学习文中的三个词语(“用一分钟看课文下面的注释”)。6.出示本课学习的定向目标:学习图表说明的方法;读懂全文,会说、会写、会用。7.鼓励学生“在一分钟记住”文中的举例(烧开水泡茶)。8.让一位学生“说一遍”上述例子。(下面是一大段关于图表说明方法的教学内容,略)。9.请学生把全篇阅读一遍(达到了“懂”的目标)。10.让学生七嘴八舌地将办法甲(即文中举例的统筹方法)“大声讲一遍”(达到“会说”的目标)。11.因时间关系,将“会写”目标改成课后作业,进入“会用”学习阶段。12.指导学生“思考”生活中应用统筹方法的实例。接下来主要讨论“窝工”的实例和怎样避免这种窝工——即达到“会用”统筹方法的目标。
    王荣生先生认为,除了学习画图表的说明方法外,这篇文章是被误植为“用件”了——究其实,学生学的不是《统筹方法》这一“文”,而主要是文中所传递的“统筹方法”这一东西。长期以来,我们的许多语文课,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用比这要糟糕得多的数学设计,不断地教学生由课文所传递的“天文地理、无花八门”的东西(课文内容),甚至文学作品也是这样地处置。于是,语文课程“不像语文”了,语文教师当了“杂家”,而语文教材则成了“杂货铺”。

 可是就我从语文老师的角度来看,这篇文章说明对象过于明确,说明语言非常平实,说明方法就那么几种作用也极其明显,学生完全可以读懂它们,与其让师生在课堂上费劲心思对文本进行“过度阐释”,不如转变这堂课的“课程内容”,在学会了属于语文范畴的知识之外,让学生懂得一点统筹方法来应用于生活,未尝不是一种拓展?不是说,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一致么?

语文教材和数理化大不一样。数理化教材一开始策划就是指向教学的,它压根就是为了“教”而“创作”的,在学校是教材,离开学校还是教材,与“教学”共命运。教材的编写者与教学者有相当高度的一致性。
    语文教材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每篇文章都有独立的生命,进入课本是教材,离开课本就不是教材了。它们都有更广阔的用武之地,不是光吃“教育”这碗饭的,它们只是偶尔到学生的课桌上走一遭而已。因此,语文教材中的选文,从作者角度说,无非是到学校的一次“旅游”,而从教材编纂者的角度看,不过是生拉各位名家搞的一次“聚会”而已。单从材料角度,我以为语文课本注定是一个“杂货铺”,这绝非贬义词,因为这很可能是世界上最豪华的“杂货铺”。它可能提供的是更为丰富的商品。货架上明明摆着品种繁多、琳琅满目的各式货品却只能卖一二种规定商品,这样的生意何等艰难!为什么不可以在用心地艺术地推销完规定商品外,适当地推荐一些非规定范畴的商品,让学生多一点感受,让语文多一点获益,可能还可以让课堂多一点趣味,是不是也是可以的呢?


读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琐感 - adminywgzs - 陈燕玲名师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