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燕玲名师工作室

学名师 做名师

 
 
 

日志

 
 

品味“错”出的精彩 ——读孙绍振《审美阅读十五讲》有感  

2014-02-14 14:08:02|  分类: 课题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黎雅

      读《审美阅读十五讲》仿佛品尝一道道文化大餐,营养丰富而口感独特;读《审美阅读十五讲》仿佛回到大学时代——偌大的政大教室早早就被占满了,连走廊都被挤得水泄不通。孙绍振老师站在讲台上,“地中海”式的发型,深色边框眼镜、眯缝的眼睛、温和的微笑,2节连堂课,先生侃侃而谈妙语如珠,台下的我们时而凝神会听时而开怀大笑。90分钟总是显得太短太短。而今,捧读《审美阅读十五讲》,不亦乐乎?不亦快哉!

《审美阅读十五讲》分3个板块,主要解读了小说、诗歌、散文三种文体,不是仅仅游离于文字表面,而是回归文本自身,以其独特的“还原法”进行“审美阅读”, 引领我们进入丰富多彩的文本世界,展开有趣有味有深度的全新的文学之旅。也为我们打开了文学鉴赏的一扇窗,让我们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欣赏文本之美。

“错位”是先生常用的一个关键词。他说“错位,并不是一个半径不同的同心圆,而是圆心有距离的,是偏心圆的交错”,“既不是统一的,又不是绝对分裂的,有部分重合”,“不是冲突得不可开交,而是有拉开距离的一面,又有互相重合的一面。”正因为有部分重合,所以推动情节发展,正因为不是完全统一,于是在分歧中表达情感,凸显个性,也就是文章因“错”而美丽!

情节在错位中跌宕

“文似看山不喜平”情节的扣人心弦惊心动魄是小说的魅力之所在。童话故事往往结束于“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是因为幸福固然美好,然而唯有不那么幸福或者很不幸福才有波澜,有情节。正所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但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同”,正因为“不同”才有差异、有个性,即使幸福,也一定会有波折,这样才有看头。

欧亨利的著名小说《麦琪的礼物》正是如此,一对小夫妻,在圣诞节把自己仅存的最好的、最贵的,也是最爱的财宝变卖了,买了礼物,奉献给自己的爱人。假如按照常规,将情节设置成他们俩彼此赠送的礼物都是对方正需要的,所心仪的,固然皆大欢喜,然而情节却略显平淡。作者偏偏让他们的思想错位——彼此为对方精心挑选的,以为对方一定喜欢的礼物,对方居然用不上;让双方美好的心意与现实错位——小夫妻都希望礼物能让对方最宝贵的东西锦上添花,但现实却是两份礼物都没有了用处;让读者的心理期待与故事发展错位——“圆满”是读者的期待,而故事的结局却留下缺憾。故事情节因此而波澜,读者心理也随之跌宕。这样的情节更具吸引力,更令人难忘。历年来,人们记住《麦琪的礼物》,津津乐道于的几乎都是那“错位”的情节。

情感在错位中迸发

文学作品以情动人,孙绍振先生说“人物间的情感错位是小说的根本,错位比情节更重要。”鲁迅先生的小说正是如此。正如孙先生说的“鲁迅小说的美学原则,重要的不是人物遭遇,而是这种人物在他人的、多元的眼光中的错位观感。”也正是在这样的错位中,作品中人物的情感,作者的情感在这里流露,比如经典名篇《祝福》。

首先题目与文章的情感错位。作者将故事安排在一个欢乐而喜庆的背景下,家家都沉浸在过年祝福的快乐氛围之中“女人忙着在水里洗东西,手都浸泡红了;还可以闻到放炮仗的火药香”。甚至连众神都在享受香宴以后的醉醺醺的。然而就在这样一个看似祥和的时候,祥林嫂死去了。将周围的欢乐与祥林嫂的悲惨发生错位;而“我” 也与周围人的感受发生错位。这样的几重错位更表达了“我”这唯一清醒者的无可奈何!

其次是祥林嫂与同命运之人的情感错位。祥林嫂悲惨地死去了,但她的悲剧却无从追究凶手。原因是凶手不是具体的某个人,而是一种观念——寡妇观念:好女不侍二夫。改嫁的祥林嫂就像她头顶上撞出来的耻辱伤疤一样成为标记。夫权让她守节,族权强迫她改嫁,而神权居然已一种残酷的所谓“平等”将祥林嫂逼到了生活的尽头。这种观念的荒谬野蛮与神圣不可侵犯发生错位。面对她的不幸遭遇,围绕在她身边,好心帮她出主意,以至于一步步将她推到深渊的竟是与她同命运的柳妈等人!甚至她自己也将这种观点当成金科玉律来奉行。这种寡妇罪有应得,被统治阶级也当做天经地义,从而使祥林嫂的命运悲剧化才是真正的可怕!作者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作者所要表达的悲哀痛心的情感就更淋漓尽致了!

人性在错位中凸显

文学就是人学,文学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就是因为在小说实际上就是将人物置于一个特殊的环境——困境中,看你如何思想如何行动,看你的人性在这种环境中如何挣扎,如何摆脱困境,从而折射出人性的力量、人性的弱点、人性的辉光!错位的美学功能,特别有利于揭示微妙的精神反差。比如《孔乙己》。

故事发生的地点——咸亨酒店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叶圣陶先生说,《孔乙己》突出了人生的寂寞、冷漠、麻木。每个人都在这个舞台上表演着一个共同的故事,又在错位中显示着丰富多彩的人性。所有在场的人物都是错位的:“短衣帮”是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而“长衫主顾”则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一墙之隔却是两重天,彼此没有交流,却是互相对立的;“掌柜的”对“小伙计”不满意——“掌柜说,我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长衫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然而终究连这活儿也做得不能让掌柜的满意,只是“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掌柜的”与“短衣帮”彼此不信任——“掌柜的”弄虚作假,“短衣帮”严密监视“往往要亲眼看着黄酒从坛子里舀出,看过壶子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壶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短短一个段落通过人物之间的错位,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彼此不信任,相互提防。

故事的主人公——孔乙己就是在这样互相错位的背景下登场的。他的到来形成了新的错位,也进一步揭露了人性。孔乙己与所有咸亨酒店里的人的错位。“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另类的穿着反映的是他与“短衣帮”及“长衫主顾”的错位;面对这样的顾客,掌柜的却没有给他“上帝”的待遇,虽然“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但因为他的出现总是引来一阵笑声,所以“掌柜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与小伙计“我”也是错位的,他热情地要教我 “茴”字的四种写法,而“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所以他注定是被孤立的。

文章反复写到了“笑声”,这里的笑声,不是一般的描述,而是整篇小说情绪的逻辑起点和情绪错位结构的支点。人性也在此淋漓尽致地展现。“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这写的不是某一次,“一。。。都。。。”表现的是一种常态、普遍性。公然地集体地以别人的痛苦为乐,这样的错位反映的是人性的冷漠残忍。甚至,当孔乙己最后一次出场,已被打折了腿,不能走路,只能盘着两腿,臀下垫着一个蒲包,用手撑地“走”,如此可怜悲惨的境况之下,掌柜的“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东西了!”掌柜的不仅当面揭短,而且又是“笑着说”,错位到如此大的幅度!这一切都揭示了人性的残忍和冷酷!更为可怕的是,说话者并没感到严酷,也不曾想到其中的伤害,相反,感觉并无恶意,很亲切玩笑似的。这里,多元的大幅度错位将鲁迅先生所要揭示的周围人对他冷漠的丑表现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